如果春娇进产房?

摘要: 伴侣之间互相需要,有那么一个时刻,女性尤其需要男性——分娩的时刻。产房外也好、能进产房等也好,志明们,摸着自己的胸肌问一问自己,是想做定心丸,还是一枚脆弱的蛋?

11-14 17:41 首页 BFClub

旧文,新事,对于分娩负面故事,这总是能够吸人眼球的事情。

我们不做任何评价,因为我们不知道背后的真相。

我只想对孕产家庭说,做任何选择都会影响到分娩的结局和育儿的状态,请仔细了解信息,请用信息与知识武装自己的家庭。

然而,科学是让我们知道如何治愈和杀戮,只有智慧知道何时治愈——关于生育,知识与信息并不是全部,最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形成了一个正能量的小小社区,在这里,你的恐惧与创伤,你的力量与温柔,我们都懂,我们都看得见。

最好的祝福,送给你们。



(绘本《小猪的蛋》,温馨又可爱。如果准妈妈进了产房,你是想做一颗定心丸,还是一枚脆弱的蛋?)


首先,不要觉得标题冒犯了影迷。



熟悉我们平台的基本上都知道我们在做的事情,那就是孕产家庭教育以及母乳喂养、儿童教育等后续支持,这是一件我们做了差不多六七年的事情,在没有微信的时候,我们在篱笆论坛、天涯亲子中心以及知乎做一些公益答疑;有了微信公众号之后,我们会在自己闲暇时间做后台问答,同时在线下开展父母课堂,从孕前到产后,也在积极实践分娩陪伴业务,为处在分娩中的家庭提供情感以及信息支持。


做这样的事情,基本决定了不会像任何一个商场开业一样挤满了人。每次课程招生,都需要拜托各路朋友帮忙转发招生信息,尤其做婚庆行业的朋友,因为他们的客户中,备孕、怀孕的家庭最多。


在他们的帮忙下,不少已经生过孩子,没有计划再要孩子的妈妈们,总会跟我说一句这样的话:


“早认识你就好了,我那时候生孩子,……”


我内心十分的惋惜,我也真的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相反,我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家庭,能够跟我说一句:


“幸亏上了你的课!”


(课程反馈之一)


大家都知道有些医院还未能允许家属以及分娩陪伴进产房,所以我的陪伴业务尚未正式开展,仅仅开放给在我的生育教育课堂上过课的学员家庭。


然而恰恰是这样的情况,让我有了很多机会,观察在产房外等待着的爸爸们。



我手机里一直留着上面这张照片,是市立一院产房外拍到的。这个场景是医生来通知家属妈妈生了,这位抹眼泪的女性是妈妈的大姑姐,左边是激动的爸爸,爸爸旁边是大儿子。这张照片是我在做分娩陪伴时候拍的,他们的激动也感染了我,每次看到这张照片,都会让我想到很多地区也经历了“妈妈单独在产房内,而亲人们焦急的等在外面”的时期,他们这些地区慢慢开始可以进家属,可以进分娩陪伴,我相信有一天我们所有的医院也会这样,没有其他原因,因为这是最有利的选择,对妈妈,对宝宝,对爸爸,对这个世界。


(课程反馈之一)


还有一次在产房外的经历,我一直难忘,没有照片,我试着用文字描述一下。


巧了,也是去陪伴同一位妈妈生二胎。这次产房外等的人特别多,有一组家庭,爸爸在,妈妈的父母也在,爸爸的父母也在,还有妈妈的弟弟也在。我陪伴的妈妈已经顺利生产,正在产台上进行肌肤接触和母乳喂养,于是我们在外面继续等待就可以。 可是与我们一起在产房外等待的这组家庭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妈妈已经进去很久,一直躺着无法自由体位,也迟迟没有进展。 我听到妈妈的父亲在产房虚掩的门那里,探身进去大声喊女儿的名字,妈妈的母亲在这位父亲后背狠狠拍了一巴掌,训斥他别叫那么大声,突然听到自己女儿好像回应了一声,这位母亲也忍不住喊着给自己女儿加油,他们说的意思是:


“我们都在外面等你,你加油。”


(课程反馈之一)


我不知道各位看到这里是什么心情,我当时看的非常感动,再用文字表述出来的时候,我依然很激动。这位产房里的妈妈,也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外面爸爸看上去年纪轻轻,双手抱胸,走来走去。他们都不坐在等待区的椅子上,尽管椅子空着好几个。 很快产房门开了,助产士很着急的喊他们,


“开了七指,但是宝宝一直枕后位,转不过来,跟你们家属说一下,很可能剖宫产,你们看看怎么办?”


我能看到助产士殷切的眼神,两手摩挲,抖动着肩膀,好像她自己也知道传达这个信息给面前这位就要做父亲的年轻人,仅仅是“传达出去“。


果然,爸爸和其他亲人们都沉默了,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爸爸不明白什么是“枕后位”,不清楚“枕后位”意味着什么,不知道转不过来怎么会引发“剖宫产”。他转身问他的岳父:“那怎么办?”


原谅我,我在旁边实在忍不住了,问了下助产士胎心怎么样?助产士愣了一下,说胎心好的。我跟这位年轻的爸爸说:“产科医生今天值班,他很好的,去他办公室问问看。”他们才突然想起来的样子,这位产科手上顺产率最高的助产技术纯熟的医生今天值班!


他们全家赶紧走到医生办公室那里,不一会儿,医生进去了,不一会儿,医生出来了,告诉他们宝宝转下来了。全家松了一口气,开心坏了。


(课程反馈之一)


我知道那个时候,再去想,给爸爸补我需要六节课时才讲的比较全面的信息,已经完全来不及了,那个时候,只有信任医护人员,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我的心里涌起一股遗憾。 可是过了没多久,助产士又着急的跑出来,再次告诉家属:


“脐带太短了,宝宝下不来!你们看怎么办?”不出意料,爸爸和全家又都懵了,还好医生还在值班时间,爸爸再次询问医生意见,又是一段长时间煎熬的等待,这次是医生和一个助产士一起出来了,不同于上次轻松的表情,他是过来告知家属需要用到助产设备——产钳,还简要讲了产钳的用法,以及他手上用产钳的案例,以及告诉他们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产钳。


爸爸和家属果断签字了,我能看到爸爸签字的时候那个僵直的后背。 又是等待。终于医生出来了,说生了,一切顺利。爸爸和家里人终于笑了出来,对医生千恩万谢,那个笑容发自内心,旁边人看着也都开心的不行。 我也是松了一口气,手心都出汗了。可想而知产房内医生,助产士和护士们比我紧张多少倍?而且她们是天、天、如、此


(学员之一,医生眼里的“高龄”,16年前第一胎剖宫产,今天,她成功顺产)


我又在想,如果准爸妈们对分娩一无所知,不知道如何和医护沟通,也不知道医护告诉自己的“胎心”“枕后”是什么意思,对产后吃什么,如何做,不知道新生儿的基本“操作说明书”,该是多么的无助。 


我不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准爸妈们以后是带着“一无所知”进产房;我真心不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爸爸们在产房外感受过山车一样的各种状况而不知道如何应对;我也是从内心深处真心的想让孕产家庭爸爸妈妈一起来上课,而不是妈妈一个人来面对这一切,因为那个时候在外面的家属是妈妈心里最坚实的陪伴,而不是我,而不是医护人员。


我看很多影评,说志明在地震的时候千拉万拽,但是春娇不愿意躲在更安全的地方,志明只好自己过去。


这个场景,在我这里招生的时候,真的特别特别的有共鸣,不过,是反过来的。


是报了孕妇课程的春娇们千拉万拽,然而志明们总是出差、有事、值班,就是不来,甚至来了之后,在外面等。


在这里,绝对不是批评志明们的意思,而是,想抛出一个问题。


婚礼,是两个人;拍孕期写真,是两个人。


那么生育课程,真的是一个人的事情么?生孩子,真的是一个人的事情么?


陪伴在春娇分娩时刻的志明,是会成为一颗定心丸?还是一枚脆弱的鸡蛋?


不着急回答这个问题。


甚至这个问题也不光光是志明们需要思考的问题,这是我们整个社会需要思考的问题。



杭州的端午节孕产家庭工作坊顺利结束,三组家庭中两组已经顺利分娩成功母乳喂养,还有一组待产中。图为上课实景。


我们希望从我们这里走出去的孕产家庭能够对分娩充满了期待,能够对自己选择的医护人员充满了尊重与信任。到了医院,我们就是安全的,我们就安心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信任医护当下的评估与判断,积极沟通,做出自己的决定,迎接自己的分娩,与我们地球的新公民——孩子们。



iPhone用户打赏专用二维码





关于BFClub

如果你喜欢,请转发朋友圈吧


BFClub

做一个有关生育孕产以及爱的平台

也为家庭提供支持

BFClub不教妈妈们怎么生孩子,不教妈妈们如何哺乳;

BFClub只告诉妈妈们什么是真相,那就是:

妈妈和宝宝天生就会这一切,在相信别人之前,要先学会相信自己和孩子


最近的好文章请关注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

不要错过了解分娩真相的机会,关注国庆节徐州孕产家庭工作坊!


 孕妈妈们,选择就在你的手里,了解自己的身体,武装自己的老公,安心待产,拒绝负面故事。



首页 - BFClub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