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宫花”观点之一二三

摘要: 本期话题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12-13 06:35 品梦、一农、艺璇 首页 红楼梦书斋

 本期话题 

    红楼梦文本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周瑞家的“送宫花”一段,因最后一个收到宫花,黛玉表现出了极大的不高兴,这一点,也是备受很多红友争论的,很多不喜黛玉之人就此认定黛玉是小心眼之人,当然也有说周瑞家的最后一个送宫花给黛玉,是对黛玉的轻视,是“势利眼”的表现。《红楼梦》一书的魅力,正是如此,能让不同的人看出不同的内涵,拥有自己的看法,更有甚者,为了自己的看法和同样喜爱红楼的人“据理力争”,这是好事,是读书的好处,对于红楼梦的推广普及,也是极有深意的。

    今天,我们就将书斋特邀特约撰稿品梦先生、陇一农和创立人艺璇对“送宫花”事件的个人观点刊发出来,请各位红友一阅。


品梦先生观点:

作者的这段描写主要是说明三个问题:

    问题一,说明薛姨妈的送花顺序是正确的,先送自家三个姑娘,再送贾母的外孙女黛玉,最后送荣国府管家媳妇凤姐,这个顺序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合理的,这也是说明薛姨妈办事颇有心计。

    问题二,黛玉挑理挑的对,本来黛玉住在姥姥家,就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生怕被人看不起,失去主子姑娘的尊严,这恐怕就是黛玉说话刻薄的主要原因吧。

    问题三,主要是描写下人办事势利的做法,这恐怕是作者最想描述的一个问题,作为送宫花的周瑞家的,理应按照薛姨妈安排的先后顺序来送,这样才没有违背主人的意愿,可是周瑞家的却是按着接受花的人的势利来送,把寄人篱下的黛玉排在了最后,正是由于奴才的自作主张才引发了这场不愉快的事件的发生,怪谁呢?只能怪周瑞家的这种势利小人办出了违背常理的势利之事,你说,如果黛玉的姥姥贾母知道了此事会怎么想呢?

陇一农的观点:

    送宫花中窥探黛玉心机,送宫花是红楼梦中黛玉对待是非态势的首次表态,写于文本第七回,也是宝钗进驻贾府后,文本对人物事件情节介绍完备,着手对其裙钗内心世界进行探索的开始,更是文本重塑浓描的开始,文本中写道,周瑞家的去找王夫人回事,薛姨妈顺便让其送宫花,并且作了细致的安排,十二枝宫花,你们家三位姑娘每位两枝,下剩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凤姐,这里薛姨妈的安排顺序道出贾家三个姑娘地位要高于黛玉,这也是对贾家的敬重,必定暂居其处,再看周瑞家的送的顺序,迎春,探春首送,惜春其次,凤姐居第三(平儿代收,过半刻工夫,又叫彩明送两枝给东府蓉大奶奶),最后才将剩下的两朵送黛玉,尽管有人说是顺道,可这道是作者安排的,也是曹公之意吧,梨香院属贾府临街小院落,薛姨妈暂住,三春在王夫人屋后住,黛玉住贾母屋内碧纱厨内,应是贾府中心区,这是作者规划的,周瑞家送宫花路线也是就近顺便原则,黛玉怼周瑞家的,细一想,黛玉的原话是:是单给我的?还是每个姑娘都有?周瑞家的说每个姑娘都有,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不是别人挑剩下的,料定也不会给我呀,这里黛玉为什么生气?生谁的气?黛玉生气是接周瑞家每个姑娘都有这句而来的,因为黛玉也不知道共有十二枝宫花,仅仅知道姑娘们都有,剩下的两枝给自己,心中便生愤闷之情,故有刻溥言辞于后,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谁挑剩下的?拿自己和谁比?黛玉初到贾府时处处小心,事事留意,可时长生愿,日久长心,也就是马斯洛的人本心理需求,层次的需求,黛玉在贾府中在那一层次,她希望在贾府生存有自己的地位,迎探惜三春,大家都知道,在红楼梦里黛玉的地位要高过此三人,这从贾母,宝玉二人的态度中可以看出,可是下人却不然,包括薛姨妈,都以为黛玉是外人,是客,以客相待,地位层次低于三春,这也是黛玉初到贾府第一次使性,为的是要自己与三春地位平起,甚至高出,因为三春是庶出,古代妻妾规制森严,不可逆转,黛玉名正言顺,正统家室贾府血脉,这是一个挑战,是与观念的挑战,也是与传统的挑战,黛玉内心暗暗发问,我妈贾府正出小姐我父兰台寺大夫,正婚原配,怎就不如庶出三春呢?你们这些外人奴仆不识规制,眼里只有姓贾名例之人,为什么?女儿生来就是底男一等不成?这次愤慨之辞就是对旧规制的鞭策,对重男轻女的责问,也是对众人的诘责,也符合曹雪雪创作红楼梦的意图,这是我的理解,后来在元妃省亲时,力争写诗出众,一压群芳又是尊重和自我实现需求的奋争,葬花呤则是自我超越的哀音,可怜一小女子岂能抗众悖规,在芸芸众生里寻求属于自己的世界何等的难,叹今世!道那风情月貌,共读西厢,仅仅以泪洒抛,念人生!苦争终了,皆是无,事事非我愿,玉带悬挂于贾林两枯木之上,最终只会一缕香魂随风散,三更终是一梦遥!


艺璇的观点:  

   立足文本,我们先看送宫花一事,薛姨妈是如何交代给周瑞家的。有文本为证:薛姨妈道:“这是宫里头的新鲜样法,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支.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了儿的,何不给他们姊妹们戴去.昨儿要送去,偏又忘了.你今儿来的巧,就带了去罢.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了凤哥罢。”这一段话很是明了,薛姨妈不但交代给周瑞家具体差事,还将要送花的对象和顺序,一并念叨了一遍,宫花的分配走向也就定了下来。
    然而,我们看看周瑞家的这件差事是如何办的呢?她先是送了在王夫人屋后三间抱厦住着的迎春、探春两姊妹,之后送给正和水月庵的姑子智能儿玩耍的惜春。再后,到凤姐处送了四枝(平儿送进去让凤姐看了,还选了两枝让彩明送给东府小蓉大奶奶)。最后,周瑞家的捧着仅剩的两枝,穿过穿堂,到了贾母这边送给了正在宝玉房中解九连环的黛玉手中。后边的事情,大家就知道了,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这话说出来,乍听着,有些许尖刻,些许的埋怨。随是一句话,分量却重。从黛玉来到贾府开始,处处谨言慎行,不肯多说一句,多行一步的描述看,这里的一个冷笑,一句话,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想,是黛玉真的计较,小心眼么?按照薛姨妈交代的话里,你们家的三位姑娘(迎、探、惜),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黛玉两枝,凤姐四枝,周瑞家的如数的送到该送的人手里了,只是先后顺序有所调整,便最终招致了黛玉的不快。是送的人错了么?
    周瑞家的送宫花的路线,是自己选择走的。文本中有详细交代:薛姨妈和宝钗先前来时住在梨香院,是贾政和王夫人所住上房转出去东角门东院的一处居所。而周瑞家的拿着十二支宫花从薛姨妈处出来,自然是原路折返,自东角门处折回。紧接着,文本里又有写:“原来近日贾母说孙女儿们太多了,一处挤着倒不方便,只留宝玉黛玉二人这边解闷,却将迎,探,惜三人移到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小抱厦内居住,令李纨陪伴照管。”,这段文本不难看出,姊妹几个是如何分布居处的。宝黛最受贾母疼爱,留在自己的住处,迎探惜三春住在王夫人房后抱厦中。这样,周瑞家的动东角门出来径直顺路到王夫人正房后先送三春的,也就顺理成章了。然而,接下来的走向,周瑞家的的是顺着李纨的后窗,穿过夹道,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先去了凤姐处。也就是说,到了和东院梨香院所对应的西边,正是凤姐所住的院落。送完之后,才复又穿过穿堂,到了位于凤姐院正前方的贾母住处,送了最后的两枝给黛玉。
    周瑞家的怎么走,原都不错,就是贾府这一亩三分地儿,怎么走,走那个夹道,走那个穿堂,总之是走到了,送到了。这是于下人本分,上边交代差事,完事交差的做法,还真不能说出错来。可是,如果按照情理上说,周瑞家的送宫花的这个顺序,有没有问题呢,细细琢磨下来,真的值得商榷。 
    首先,我们从薛姨妈授意开始分析。薛姨妈的话里也是有顺序的,便是三春,黛玉,凤姐。而且,凤姐是四枝。这里,有个先是姑娘,后是媳妇儿的意思。我想,曹公写书无废笔,自是每写一句,都是有其深意的。那么,按照道理,姑娘原也是家中需要高待之人,就连凤姐本人,平日里也是需要行家中媳妇之职,照顾姑娘们在先的。凤姐的顺序靠后,一则是规矩使然,二则也是情理使然。即便是套用曹公所在的时代背景,这个道理也是不错的。在清朝有名位、爵位的家中,未出阁的姑娘,在一定的年龄阶段是要进宫候选的,谁能知道谁会成为后宫的妃子、娘娘呢?故而,未出嫁的女子在家中都拥有很高的地位,这也是“姑奶奶”这个词最初的来历。那么,在曹雪芹生长的时代,家庭亦是如此。同理,在四大家族的贾家,姑娘们的地位也是很高的,不但是贾母这个老祖宗疼爱孙男娣女的原因,更主要的是风气规矩使然。你看,黛玉初初进贾府时,是迎探惜三姊妹陪着贾母一起进餐的,而王夫人、凤姐、李纨等,一概是站着伺候吃饭的,这个道理可见一斑。那么,同样也是大家出身的薛姨妈焉能不知此理?三春最先,继而是贾府的外甥女黛玉(同样是未出阁的姑娘),最次才是媳妇身份的凤姐,这就不难理解姨妈口中这个排序了。而且,大家要注意数目,三春加上黛玉都是每人两枝宫花,唯独给了凤姐四枝,我是这样理解的,花色不同,总有好有不好,给凤姐下剩的四枝,虽然难免不会全是喜欢的花色,但是数量上的关系,相信凤姐不会计较。而这位周瑞家的却完全没有理解了薛姨妈的意思,擅自做主先送了凤姐,最后的两朵却留给了黛玉,这个于情理上是有些说不过去。
   其次,我们再从礼数上分析。虽然此时的黛玉已经来到贾府一段时间了,和姊妹们、宝玉都相处融洽了,但是毕竟是客,是亲戚。黛玉相对宝钗而言,是贾母的外孙女,可相对于贾府而言,仍旧是贾母接来住着的亲戚。从待客之道上讲,也不应该最后一个收到宫花。按照这个逻辑,黛玉的地位更应该高于三春和凤姐,这样才能显示贾府的名门大家的待客之道。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跟着王夫人年轻就嫁入贾府,不会连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这里的原由,大家细想。
    再次,我还是想从送花路线上分析。从文本为我们提供的线索,和周汝昌先生根据文本绘制的贾府坐落平面图上不难看出,王夫人所居住的院落和贾母的院落是平行的,凤姐的院落在贾母院的后边。从三春李纨居住的三间抱厦出来,周瑞家的有两个选择,一是向左过穿堂到贾母院,二是向右拐过穿堂到凤姐院。然而我们看看周瑞家的是如何走的,原文有写:“周瑞家的顺着李纨的后窗,穿过夹道,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好了,不用更多文字了,大家能够清楚的看到,为着去凤姐的院子,周瑞家的不惜绕到李纨住的屋子后边,沿着后窗,穿过夹道,越过西花墙,出了西角门,才翻山越岭的到了凤姐院子里(真是替她老人家道一声累)。这个路线,从直线距离,到经过的门槛,都比先左拐去贾母处要费力一些。那么,周瑞家的舍近求远的先娶凤姐处,我不得不怀疑她有巴结之嫌。
    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事件的结果上来分析。不管走什么路线,不管先送谁后送谁,反正,黛玉是锦盒里最后两朵宫花的拥有者,这是毋庸置疑的了。我们再来看看黛玉和周瑞家的对话。“黛玉问: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周瑞家的这句话,明面上听不出什么问题来。可细细的品则,这句话是一个下人应对主子时最简单的一句应答之语,没有丝毫的客气,不带多余的解释,更没有什么人情味。对比在此之前周瑞家的和薛宝钗的对话,询问宝钗的病,吃的药及劝慰之语,真的是天壤之别。而作为王夫人的陪房,行动言语皆是看主子脸色,依主人心意办事,王夫人对待婆家的外甥女黛玉和娘家的外甥女宝钗,自是两种态度,那么,周瑞家的作为下人,对待人也是看人下菜碟儿的,就不难理解了。
    综合上边的分析,“送宫花”一事,在我看来,黛玉绝非“小性儿”,周瑞家的所做作为,正是贾府上下那些都长着一颗富贵心、两只势利眼的人中的代表人物。也难怪黛玉写下的葬花词里,会有“风霜雨雪严相逼...”的句子。


科瑞科技编辑器
各位红迷朋友有什么更好的观点么?欢迎来稿!

投稿请发至:1880335@qq.com邮箱













首页 - 红楼梦书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