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安德森八一八印度的建国神话(二)

摘要: 在《印度意识形态》的头20多页里,安德森便毫不留情地八出了一个藏在自我膨胀、逻辑混乱、以及西方宣传背后的甘地形象。

11-10 07:28 首页 经略网刊

关注经略【微信ID:jingluewangkan】

和我们一起:想象下一个五百年

转载请注明:经略 

跟着安德森八一八印度的建国神话(二)

文:卞小溪

在《印度意识形态》的头20多页里,安德森便毫不留情地八出了一个藏在自我膨胀、逻辑混乱、以及西方宣传背后的甘地形象。


昨天,卞海给小伙伴们开了个头。深八了一下现代印度国父甘地的升仙史。为什么佩里·安德森要八印度呢?老人家说了,他就是想跟大家聊聊世界上这几个有代表性的,20世纪才独立建国的国家中那种膨胀到宇宙尽头的迷之自信到底是怎么来的,又怎么在今天影响这些国家行为方式的。在他先前的一本名为《新的旧世界》(书名也很黑)的书里,安德森八了一下现代土耳其。这次,他专心八了一下印度。相比土耳其,印度得到的待遇更高,她那“现象级”的迷之自信被直接用作书名。这种寰宇之内,舍我其谁,压得所有不是印度人都无法理解难以呼吸的神力,让跟谁都可以谈笑风生的安老也虎躯一震,惊诧之下干脆叫这种神力为《印度意识形态》(The Indian Ideology)。


安老在前言里就跟读者们分享了一次他亲身这种面对神力,难以呼吸的经历。2007年,身经百战的安德森猛然读到了一本凯瑟琳·梯德里克(Kathryn Tidrick)写的甘地传记。安老一读,就立刻惊诧了。心想,卧槽,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没见到过?结果这么真诚、这么可靠、这么靠谱的甘地传记,我竟然还是第一次见!惊诧之余,安老就开始琢磨。话说这印度跟土耳其不一样啊,中央政府也没啥能力搞集权管制,为啥这么多年来,但凡是写国父甘地传记的时候,就都跟土耳其人写国父凯末尔传记一样,都跟写圣经似的极尽造神之能呢?再有,这本这么牛鼻的甘地传记,为啥在印度,就没有一个人有啥回应呢?


安老琢磨了一下,觉着这很好地体现了“印度意识形态”的一个现象,他用他那独特的优雅英文写到:作为第一部值得注意的讨论甘地的学术作品,梯德里克这本书讨论了甘地从英国求学到在南非终老的人生历程中,其宗教与政治思想的发展。然而,在整个次大陆上,没有一篇严肃的学术性作品对梯德里克做出任何回应。这个现象很清楚地表明,在大众媒体上,甚至在广大的学术界,印度对那些令人感到不便利的历史事实的抑制有多深。


上面这段话翻译一下,就是:在强大的穿透了印度知识分子与普通民众的迷之自信面前,一切事实都是渣渣!这本由三篇长文构成的文章便围绕着这个中心展开。


昨天卞海带着大家八到,甘地对“非暴力”的态度。安德森八出来,实际上甘地对这个被今天西方知识界和大众媒体吹到天上的概念根本采取的就是一种机会主义态度。他更感兴趣的可能是提升作为一个“神棍”的自我修养。在《印度意识形态》的头20多页里,安德森便毫不留情地八出了一个藏在自我膨胀、逻辑混乱、以及西方宣传背后的甘地形象。


接下来,小溪要带大家接着八印度国父甘地的几个神迹。


首先,甘地到底要不要印度独立呢?答案是——不一定!


1922年,甘地停止了他最先号召举行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什么呢?一方面,一些地方的非暴力运动已经出现暴力倾向。甘地感到很桑心。但是,这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政治性的。在当时,不合作运动的目的是寻求Swaraj,就是“自治”。自治啥意思呢?甘地是这么解释的:


“假如大不列颠改变了她的态度,我确信(卧槽,字里行间都是迷之自信有木有!!)当印度变强(敲黑板,这里的强跟我们说的自强完全是两码事。单纯就是成熟,体力增长的意思。按照英语习惯,娃儿长大了可以叫做“变强”。)之后,大不列颠对印度的态度一定(又见迷之自信)会改变!那么,从宗教上来说,我们继续强调独立便是不合教法的要求(这只喵真温顺,高冷的喵格难道都让狗吃了?)。因为,这种要求是胸怀恶意的,是乖戾的(此处小溪留白,槽让你们来吐)。”


安德森进一步解释,1922年时的甘地,希望印度寻求与南非一样的政治地位。应该保持与英国的联系,寻求在共荣圈里成为平等伙伴。甘地在之后的几年里,不断强调这个观点。 甘地认为,印度老百姓根本不懂 “independence”  (独立)这个词的意思,强行插入这种价值观根本就是一种“亵渎神明”的行为。因此,他坚持用印地语的“Swaraj(??????,接近中文晚清在各省推行的“自治”概念)”而不是英语中的“independence”来表达他的观点。此时此刻,甘地代表的印度意识形态的迷之自信再次浮现,他公开说:


兄弟我的志向,那远比‘独立’更加高远!(天边雷声滚滚,莫迪大仙在云中点头称是)”


为了进一步表明他志向的高远深邃,且符合印度民族主义口味,甘地还表示,他构想了一个叫做“世界共荣圈”的美景。在这个共荣圈里,印度不再是个平等的伙伴,而是一个占主导地位的伙伴。为什么呢?因为宇宙中心印度人民有理性,地理有优势,历史有传统。



看到这里,小溪不免陷入了森森的思考。且不说人家大不列颠帝国乐不乐意赐给你印度这个共荣圈里的平等地位吧,你这还没告诉大家怎么走向小康社会呢,就开始说称霸宇宙了,你让全宇宙的穷兄弟们情何以堪?你家日子要真小康了,特么还不把我们挤兑到六道轮回之外去啊?还有啊,就算你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耍牛逼不需要理由,你也得告诉我们怎么通过寄人篱下,卧薪尝胆,才能达到鸠占鹊巢啊。


安德森八了好几页纸,最后我们发现,原来甘地才是日记强国,地图开疆的高手高手高高手。用念咒,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用眼神,就能对高高在上的大英帝国说“彼可取而代也”。原来,今天莫迪能吹遍天下无敌手,是因为他真正继承了“印度意识形态”的正宗衣钵啊!

莫迪


第二,甘地要不要印度民族统一呢?答案是——不要!党争才是最重要的任务。


甘地不愧是英国人民的好徒弟,正统蓝血腐国文化出身的他,对暴力革命恨(怕)之入骨。革命要比被统治可怕的多得多!蓝血贵族带给甘地的另一个影响,就是他的政治活动铺开的面很广,但却完全浮在社会表面。当时的国大党,仅仅是个印度社会上层精英的大联合。真正占据印度社会最主体的城市工人,乡村农民都被排除在外。倘若要调动他们,要打破他们与雇主或地主之间的契约,那就是违反神的旨意!(我们家猫主子对此表示举四爪赞同!)


然而,貌似印度劳苦大众们却不这么想,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过程中,开始陆陆续续出现由于反抗引起的冲突。高高在上的甘地表示:“我们必须把所有那些不服管制,扰乱民心的因素都控制起来!我们大印度,没有政治罢工的容身之地!”同样,对农村问题,甘地表示:“反对一切试图在地主与雇农之间造成不和谐的行动。建议所有雇农要忍受疾苦,而不是奋起反抗”。



小溪把上面这句话看了好几遍,好几遍,好几遍,终于理解了个中非暴力不合作的精神深意。所以,甘地所设想的美丽世界,就是穷的穷,富的富,老鼠的孩子去打洞的社会么?要是印度一统天下了,小溪是不是就要去找找自己的种姓是啥了?这个甘地口吐莲花的“世界共荣圈”,跟当年皇军给满洲国人说的共荣圈有啥差别?难怪当年东京审判,全体法官里面,就那么一个高等印度人觉着日本人搞共荣圈没错啊。原来也是继承了甘地衣钵的“印度意识形态”。细思极恐啊。


那么,甘地这种神力共荣圈为印度带来了什么呢?安德森继续八。首先,是印度族群被彻底撕裂。最早被甘地抛弃的族群就是穆斯林。1920年代末期,当时国大党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前主席、莫迪拉尔·尼赫鲁(对,就是后来周恩来总理跟他谈笑风生,却又转身侵占中国领土的那个尼赫鲁的老爹)受甘地之托,起草国大党党纲。一开始,尼赫鲁答应印度穆斯林精英,在中央立法机关内为穆斯林保留三分之一的席位。结果,没过多久,他就把这个数字缩减到了四分之一(吃了吐原来也是印度政治传统)。而且还拒绝为印度穆斯林人口大邦旁遮普和孟加拉保留席位。尼赫鲁老爹表示,这群货,“丢点面包渣就能安生了”。(特么你连自己国人都当屎来对待,怎能让我们相信你那世界共荣圈?)这种态度,直接导致国大党与穆斯林联盟合作的破裂。


除了政党政治的分裂之外,这种高高在上的神仙态度也是甘地政治运动不能深入民众的原因之一。1930年,甘地组织了一场著名的公民不合作(Civil Disobedience)运动(对,你没看错,70多年之后,在英国的另一个前殖民地里,也有一群自觉蓝血的货搞了一场同名同姓的运动)。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英国殖民政府在印度民族主义运动的压力下,答应给予印度以大英帝国自治领(Dominion)地位。甘地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又开始鼓吹这个自治领就是我们印度人说的Swaraj呀,大家要姿瓷。结果,谈来谈去,双方在细节上谈崩了。甘地不爽,借殖民政府提高盐税的由头,号召大家起来抵抗,抵抗的方式是要徒步走到海边(好浪漫)。印度各地民众倒是很响应这个号召。可是,虽然参加徒步去海边的人来自印度各地,但是从族群上却完全缺乏代表性。整个活动中,几乎没有穆斯林参加。殖民政府的回应也很暴力,抓!折腾下来,包括整个国大党领导层的6000多人被抓。盐税则一分没减。


作为交易,英国殖民政府对甘地说,你想要不蹲监狱,那就给我把印度各地的党派领导人都召集起来,达成合作协议,不要再乱搞事情了。甘地答应了,英国人给印度党派领导人们在伦敦张罗主持了一场大会。会上,对多方会谈毫无经验的甘地赶鸭子上架,结果被穆斯林、锡克教徒以及组织起来的贱民领导人们的政治诉求搞得焦头烂额。其实说白了,这些人要的也不多,也就是想要跟国大党多分点议会席位而已。会议最后谈崩了,甘地一怒之下,回印度继续搞他的公民不合作运动。英国殖民者眼见不爽,扑灭了不合作运动不算,还把甘地投进监狱。最后,还是英国殖民政府宣布,贱民阶层也可以参与到议会政治里来。


第三,甘地要不要社会平等呢?当然是——不要!


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个宗教基础是种姓制度的天然合理性。就在1920年代初期,不合作运动刚刚开始的时候,甘地说,这个种姓的存在就是来世报。你只有前世犯罪了,才会转世成为贱民。所以啊,这个种姓根本不是我们人类的发明,而是自然律。种姓制度完全不是不平等的反应,而体现的是我们印度教神学的伟大正确。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好好表现,下辈子一定能脱身贱民种姓,飞升为高级种姓。



读到这里,想必大家心中也跟小溪一样,有数万头草泥马奔过。这种转世超生的逻辑,实在让我们广大努力高考,改变命运,努力工作,买房首付,努力吐槽,互换社会公平的新中国人们理解不能啊。甘地这套来世报的合理化说辞,没想到每隔几年就得到了现世报。1930年代,英国殖民政府妥协,招纳印度贱民阶层进入议会政治体系,这么一搞,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所依据的宗教说辞就彻底被打翻。说好的老鼠的孩子去打洞呢?说好的穷的穷,富的富这种神的秩序呢?


对此,甘地要誓死抵抗。还在英国人监狱里的甘地于是就采取了他著名的抗争手段——绝食。甘地坚定地认为,不能让贱民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群体,在议会中获得代表权。因此,他说,“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我代表无数拥有赤子之心坚定信仰我的智慧的善男信女们”。他甚至赤裸裸地讲,“不管印度教徒怎么说,印度教就是一个对自由,平等与兄弟有爱的威胁”。换句话说,他就等于对想要组织起来,参与政治的贱民们说,你们这群渣子要是不认命,那你们就不是印度教徒!鉴于甘地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这一表态,无疑是在本来已经处于社会底层的贱民们身上再踏上一只脚。甘地这一斗争的结果是,从面子上,议会为贱民保留了大量席位。但由于贱民是印度教徒,因此他们并没能获得独立的代表权。占据这些席位的,仍旧是高等的印度教徒们。



第四,甘地的希特勒崇拜。


作为一个优秀的印度教徒,一个世界共荣圈的鼓吹者,甘地对外部世界自然是知之甚少,且没啥兴趣的(咦,为什么小溪看到了一个金发飘飘、说要把米利坚搞到最好的影子?)。但是,二次世纪大战爆发的时候,甘地曾经公开表示过对希特勒的敬仰。在甘地看来,希特勒“没有副手。没有结婚。他的人格据说非常纯洁。虽然他只要睁开眼睛就不停工作,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准确无误的智识。”。


正是这种对希特勒的崇拜,使得甘地拐弯抹角地把他1939年支持英国对德宣战的言论,修正为要求通过公民抗争行动来反对英国,并最后要求英国撤出印度,支持印度彻底独立的意见。


此时此刻的甘地,甚至认同在对抗英国的运动过程中,一定会有一定程度的暴力存在。然而,印度政治上层却对这种来自民间的武装斗争毫无准备。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这些缺乏领导与训练的武装斗争行动被一个接一个地扑灭。


安德森引用一名甘地的同时代人,主张暴力革命,反抗殖民统治的革命者Manmath Nath Gupta的话说,“如果那个短视的傻货没有暗杀甘地,让甘地跟所有血肉之躯一样自然老死,那么我相信,他一定会像维诺巴·巴维(Vinoba Bhave,Gupta称他为甘地的蹩脚模仿者,跟小溪一样不知道他是谁的筒子们可以去百度)一样,死的轻如鸿毛。”

END

编辑:思凡







首页 - 经略网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