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沂汾:用火与土,烧制出自然的味道

摘要: 9月2日-9月27日,展览“夏沂汾的柴烧陶艺”在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的文化轩举行。

11-12 01:18 首页 芭莎艺术

艺术家夏沂汾

2017年9月2日-9月27日,展览“夏沂汾的柴烧陶艺”在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的文化轩举行。此次展览呈现了夏沂汾各个时期的陶艺作品。艺术家夏沂汾通过自己摸索柴烧的方法,创作出了一系列茶具和花器作品。


美国陶艺家


1988年,夏沂汾Evan Shaw)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一年,他前来中国台湾工作,开始了与陶艺为伴的艺术之旅。作为一位1952年出生于纽约的美国人而言,这是一次充满挑战的经历。正是由于这次经历,他在不断摸索中学会了建窑和制陶。泥土、柴火和陶釉成为了他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夏沂汾《壶与杯》,苗栗土,2009年


然而,夏沂汾对于中国的了解并不是停留在工作的片面认知上。在清朝末年,他的祖父——Melton Summers(申陌士)来到中国,曾任职于清廷及中华民国北京与江苏邮务局。祖父与中国的情缘在夏沂汾身上继续延续下去,在儿时就接触到了东方文化。小时候的耳濡目染和祖父的东方之旅不断影响着他,因此他选择留在台湾也是命中注定的决定。夏沂汾《暴雨淹没的三角洲》,苗栗土,11.5×7.5cm,2017年


夏沂汾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曾钻研小乘经论多年。2011年,他因为肝硬化病被妻子带去与仁钦多吉仁波切相见。仁钦多吉仁波切对夏沂汾的陶制作品十分感兴趣,因此,以宝吉祥集团名义向他订制了100只大茶瓮,并要求他亲手拉坯、柴烧陶来制作茶瓮。夏沂汾《初雪》,苗栗土,14×8cm,2016年


起初,夏沂汾想拒绝这次艰难的任务,但是半年后,他居然按要求完成了100只大茶瓮,并且突破自我。这次经历让他重新看待创作陶器的过程,也从中学会了接受不可能的任务。夏沂汾《预测》,苗栗土,15×29cm,2009年


窑与陶的缠绵


制作陶制品需要从建窑开始,可夏沂汾从未接触过,也没有任何老师教授他相关知识。他最初模仿中国古窑,自己从累积的经验中摸索出建窑的方法。夏沂汾在住宅坡地上建了第一座两室窑,由于窑室占据过多空间,他最终改建成了单室窑。夏沂汾《听见》,混合土,25×22cm,2009年


窑址依山而建,他在山坡上挖掘隧道般的长洞,因为这样的空间能让大部分的窑砖都能被土包覆,才能加强保温效果。对于夏沂汾而言,窑是他创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为窑中发生的任何变化都会体现在烧制完的陶器上。夏沂汾《急需》,苗栗土,16×8.5cm,2016年


夏沂汾每次搬家时,必须拆解窑才能到新家继续烧制陶器。20多年中,这些大量的窑砖跟随他已经搬过了四次。因为他每次重建窑的时候需要达到最佳状态,所以他会根据自己希望得到的效果来作调整。夏沂汾《树线》,苗栗土,13×7cm,2016年


夏沂汾一直坚持用“柴烧”的制陶方法,因为这是最接近日本“侘寂”(Wabi-sabi)精神的一种烧造法。例如,火痕直接烙印在坯体上;灰釉自然飘落在陶器上;窑中向火与背火面产生阴阳的变化。他的自然灰釉陶器呈现出如玉般的光泽,紫金光、黄金釉、红铜斑都是他创作陶器的与众不同之处。夏沂汾《流动的釉》,苗栗土,16.5×26.5cm,2002年


茶与花的密语


夏沂汾早在20多年前开始研究烧制茶器,因为他经营一家茶馆,所以希望亲手制作出来的茶具可以还原出茶的真实味道。茶来自大自然,他希望用属于自然元素的土和火制作茶具。人们在品尝时,才能感受到纯粹的滋味。茶叶可以在自然灰釉的茶碗里自由舒展,同时茶具让茶味一层层地释放出来。夏沂汾《火见》,苗栗土,11×10cm,2013年


他最钟爱使用苗栗土来制作茶器,因为这是一种未经淘过的原土,可以还原冲泡出千年茶树原有的风味,并且让茶汤柔软带甘润。因此,夏沂汾的茶具都有一股古风之气,同时带有纯朴简约的风格。


他为了让茶馆营造出独有的意境,特意制作花器来搭配茶馆的环境。他亲手制作了柴烧自然落灰釉花器,加上自己对花的理解,最终呈现的花器让人感受到自然的魅力,和花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夏沂汾随手拈来的时令花材或野生植物成为了他对陶器和植物的理解,花艺也随之成为他表达对自然的一种思考方式。


艺术家夏沂汾与《时尚芭莎》艺术部倾情分享,讲述他对陶器和中国的不解之缘。


芭莎:为何选择居住在中国台湾这么多年?文化差异对你有什么影响?


夏沂汾我儿时生活的环境充满了很多中国元素,因为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曾来过中国,都感受过中国文化的魅力。21岁时,我曾在亚洲多个国家旅行过。所以我最初来到中国时,即便存在文化差异,我还是相对容易地融入进了中国文化。


芭莎:器皿主要具有实际用途,如何创作出将功能性与艺术性结合的作品?


夏沂汾:我认为陶瓷艺术和纯艺术之间没有隔阂。因为在学习过程中,我接触陶瓷的方式是通过学习雕塑。此外,我认为人们在用我的作品时,无论用来喝茶、插花,还是仅仅放在家中当作一件艺术品,他们在这一刻都可以成为艺术家。我的艺术品成为了他们的艺术品,人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不止是两个单独的个体,而是两者彼此产生影响。


芭莎:创作过程中,你会通过什么方式来获得灵感?


夏沂汾:我制作陶器的时候会用一些传统的方式,或者自己创新的方法,这可以让作品展现出独特的一面。创作的想法都来源于脑海中迸发的灵感,我有时候会像小孩子一样捏泥土,在这过程中就会产生灵感。


例如,我烧制的茶壶与传统意义上的茶壶不同,不像宜兴传统风格。因为,我选择最原始的泥土和最接近自然的方法去烧制,这样才能通过质朴的方式让茶的味道和香气散发出来。


芭莎:在空间和颜色上,你是从哪些角度考虑去完成作品的?


夏沂汾:我用原始的泥土制作陶器,当这些未烧制的作品被放进窑中,高温加热会让泥土中的矿物质发生反应,最终的作品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因此,我有时候无法决定作品的颜色。在窑中不同的位置也会影响到最终作品的效果,每次放进窑中的作品都是一次冒险,我希望在作品中展现自然的力量。


芭莎:当最终的作品没有预期中好时,你如何进行调整?


夏沂汾:如果烧制的作品并不让我满意, 我一般会重新烧制。有时候,后来的想法会完全改变之前的设计。同时,在窑中的作品有时会因为烧制过程的高温和其他因素而破碎,所以这需要耐心去处理烧制过程中所发生的问题。


正在展出



展览:夏沂汾的柴烧陶艺

展览时间:2017年9月2日-9月27日

展览地点: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二楼 文化轩

策展者:宝吉祥有限公司

总顾问:冯明珠 宝吉祥文史研究院院长

前国立故宫博物院院长



精彩回顾:

他不服王羲之,是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有真才学,做人未必要谦虚!

拥有自己的美术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被西点军校开除,却成为了艺术史上伟大的孤独者,保持性格才能活出真我






[策划/齐超][编辑、采访、文/张一凡]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首页 - 芭莎艺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