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艺术 | 明明可以靠颜值,张琪凯却偏要靠才华面对“处境”

摘要: 阔别5年归来,这个“美男子”在白盒子做了多年以来的第一个个展……

08-30 03:41 首页 凤凰艺术


  张琪凯·处境  

2017年8月19日下午,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担任策展人,著名策展人、艺评家黄笃担任学术主持的“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在798艺术区的白盒子艺术馆来开帷幕。本次展览中,艺术家张琪凯从观念艺术的方法入手,以社会现实为内容,以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装置艺术形式作为语言,延续了他一向关注的主题:即对人类生存状况及生存状态的思考。他惯用简洁与巧妙的手法,去尝试表达宏观世界中矛盾、冲突和利益的命题,以直接呈现的方式去拓展作品的内涵空间,进一步引申其中的理念维度,是他一贯的语言体系和创作方法论。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相关报道。


“材料本身是一个维度。通过不同材料之间的重置,与组合而延伸出一种新的维度,经过观众的观察与理解。我喜欢运用各种材料来充当角色,我尝试把握的是发掘材料,背后的延伸与拓展。”


——张琪凯


▲ 中国当代艺术家张琪凯


张琪凯(1967年生于北京)是一位生活、工作于北京和米兰之间的艺术家。天生自然卷发,挺拔的身材,深邃的眼睛,他可以算得上是圈中并不多见的“美男子”。199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90年代初,他因获奖学金进入意大利米兰著名的布雷拉美术学院(Accademia di Brera)留学深造,随后在意大利进行艺术创作达十多年之久。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这句网络流行语似乎很适用于张琪凯,正如某媒体曾形容他“这么文艺有型的美男子却偏爱‘找茬’”。张琪凯喜欢在艺术创作中“找茬”,提到他的作品,不得不提及他长期聚焦于政治、生命、时间、自由和权力的议题。这是因为他能从那种复杂的话题中洞察和体验到艺术表现的内在张力,也正符合他的个性和气质。2017年8月19日,在由张子康担任策展人,黄笃担任学术支持的“处境—张琪凯新作展”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将政治看作是无处不在的东西。


▲ 展览开幕式合影,左起: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策展人张子康,艺术家张琪凯,策展人、批评家、本次展览学术支持黄笃

▲ 开幕式现场,艺术家张琪凯致辞,左起:白盒子艺术馆副馆长曹茂超,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中央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策展人张子康,侨福集团主席、收藏家黄建华,策展人、批评家、本次展览学术支持黄笃,艺术家张琪凯


本次展览是艺术家张琪凯阔别五年后的重要个展,展出作品延续了张琪凯以往的风格,从观念艺术的方法入手,以社会现实为内容,以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装置艺术形式作为语言,通过简洁与巧妙的手法,抽象化的比拟和暗喻的方式将强权、秩序、生命利用展厅空间置于某个微观视点,表达宏观世界中矛盾、冲突和利益的命题,呈现艺术的内涵与张力。对于如今政治泛意识形态化的特征,在本次展览中,被一一展现了出来:


大到国家的治理政治,国与国的博弈政治,小到微观的家庭政治,甚至人与人的交往政治,民族与民族的相处政治,宗教与宗教的共存和冲突政治,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媒体政治以及消费政治,等等。


▲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开幕式现场


关于本次展览的标题《处境》意旨所处的境地,也指事件、事实或事物的环境或背景,选择此题目作为展览的标题正是艺术家对所处现实世界所发生的一切状况的思考,也希望通过重构的模式、质朴的态度来向世人发声,引起共鸣。


展厅中,张琪凯将作品《360度》与作品《皮毛而已》并置,位于展厅中央,作品《我们的世界》与作品《为逝去的烈火送行》则放置于展厅东西两侧,与之相呼应。


▲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开幕现场嘉宾合影,左起:李贵明、艺术家陈文令、艺术家武明中、艺术家张琪凯、张琪凯夫人、舞蹈家朵朵、牛牛、策展人、艺评家黄笃、艺术家杨千、艺术家主玛于江

▲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开幕现场,左起:艺评家王端廷、艺术家张琪凯、策展人、艺评家黄笃

▲ 开幕现场,左起:艺术家吕山川、艺术家张琪凯、艺术家许仲敏、艺术家何汶玦


当今国际社会,经济新秩序中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增加了国际形势的不可预知性。随着经济、文化、安全、贸易、科技等各领域新秩序的综合推进,世界正在发生着从双边到多边、从地区到全球,从个体到多元的多层次、多极化演变。欧洲的难民危机、中东地区的矛盾冲突、东亚地区各国之间主导权争端、恐怖主义在全球的盛行、各国之间权利与利益的博弈等等都时刻提醒我们对当今世界格局的发展做出再思考与再判断。随着“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民主和平论” “失败国家论”等等论调甚嚣尘上,概念、数据、话语和逻辑体系的话语权竞争日趋激烈。策展人张子康说:


“张琪凯正是基于这一洞察,在作品《360度》中试图阐释当下世界格局的某种状态。十几台电视机滚动播出不同媒体的新闻播报,360度随机转动的麦克风话筒,短暂地停留在某一电视机前,把这一电视机所播放的内容声音放大,以此,在给予话语权的同时,又迅速强行剥夺了话语权。”


▲ 开幕现场,策展人张子康与艺术家张琪凯在交谈


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谈及作品《360度》时,学术主持黄笃说到,在这一件大型装置作品中,每一个电视都是老电视,虽然我们今天都用先进的LED,但他还是用老电视,它符合这个装置的语言,而不是装置语言的新旧的问题:


“他用椅子摆成一个圆形和环绕的状态,每个录像里面是不同的电视台的信息。里面所折射出来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话语支配着我们的世界,或者话语是如何建构的,尤其是媒体话语。某种意义上,里面蕴含了话语的生成,世界的理解,事件的理解,对发生的政治、经济、宗教、文明冲突或者是社会等事情的分析,它们反应了这些不同的角度。”


它里面隐含了一种协商、对话,一些交织着的复杂关系。整个装置就像一个联合国。它虽然是世界性的,大家处在一个平等的关系里,暗示了一种在平等的关系里,进行交流和对话的可能和欲望。



▲ 张琪凯装置作品《360度》多媒体装置,尺寸可变,2017


策展人张子康说,后殖民主义认为,当今语言已不仅仅是人们进行沟通交流的工具,而是体现了某种权力结构,通过对话语权的控制来实现对观念、权力和意识形态的价值输出。后现代主义更是强调观念、知识、意识形态等的言语表达在社会及权力组成方面的作用。


作品《360度》正是以简洁明确而又反讽的方式,暗喻了当下国际环境中,国与国之间的博弈状态。作品中,艺术家把话语权的安排与当今世界话语权的组成状态相左,由于作品中话筒的随机性,颠覆了任何单方面话语权的统治地位,在360度全方位系统循环状态下,取缔了一切强制与独享的主导因素,各个语种的发声与失声在这里变成了偶然,从而改变了主流话语权与边缘话语权的区别,同时,削弱了强势地位和弱势地位之间的差距,彻底解构了现今的权力秩序。


艺术家在作品中延续了一贯的“现成品”的运用方式,而物品原来的属性和意义被艺术家的个人情感和艺术意义所取代,现代信息的媒体播报形式之一——电视机,被置于座椅上,这种“物体人性化”的处理方式,呈现出独特的视觉效果,延伸了思维的想象空间。


▲ 张琪凯装置作品《皮毛而已》牛皮、木头,300×450cm,2017


法国哲学家福柯曾提到知识与权力的关系——权力怎样通过话语权表现出来,并配合各种规训的手段将权力渗透到社会的各个细节中去。展览中,张琪凯把作品《360度》与另一件作品《皮毛而已》并置,在两件作品之间增加了戏剧感,间接地产生了联系。关联性与冲突感好似暗示着某种事件发生后,如何实施评判、责难和审查;民间中常见的动物屠宰与皮毛处理方式在此似乎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模糊了视觉辨识度,改变了人们的记忆常识。


被捆绑的皮毛失去了原有形式的功能性,而形成了扭曲人们心灵的视觉体验。作品以直接呈现的方式拓展了其内涵空间,进一步引申其中的理念维度,也是张琪凯一贯的语言体系和创作方法论。他以独特的视角,独有的方法,简洁的视觉语言,深度的思辨能力,试图阐释和挑战当下的“存在”,表达一种“态度”。


▲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展览现场

▲ 张琪凯作品《我们的世界》,丝网版、木头、树脂、Led灯150×120cm  件,3件,2017

▲ 张琪凯作品《我们的世界》局部


当代艺术是一种态度,一种对人文关怀的态度,一种挑战腐朽与麻木的态度。一种怀疑与批判“约定俗成”的态度。作品《我们的世界》以灯箱为载体,用丝网印刷方式对世界做了再定义,而作为多重复制印刷用的丝网版,这里成了“唯一”,丝网版牺牲了自身作为重复复制的幕后印刷载体功能,而成为“唯一”成像的实体,它“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表达“不可能”。作者试图触发人们对当今世界的思考与联想——我们的世界怎么了?


▲ 张琪凯作品,《为逝去的烈火送行》(陶瓷篇局部)

▲ 张琪凯作品《为逝去的烈火送行》,照片、现成品工业废料、陶瓷、耐火砖,2017(材料篇)

▲ 张琪凯作品《为逝去的烈火送行》


张琪凯惯于宏观世界中思考与冥想,但又不失于对现实世界的细微体察,在作品《为逝去的烈火送行》中,像是提供了一个现实社会中的具体案例,来引发人们对社会变迁的思考。这件作品应该说是由一组紧密关联的不同元素组成的作品,其中包括图片----废弃厂房;现成品实物----原废弃厂房中遗留的废弃原料;以及实物的变体----陶瓷锤子。图片中的废弃厂房是中原地带某市在58年大跃进时代兴建的耐火材料厂,厂内曾有专列将产品运往全国各地。随着社会发展,历经时代变迁,在本世纪初,这个工厂退出历史舞台。这个工厂的兴衰史,也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社会发展变迁的缩影。

 

作者将图片以解构、叠加的碎片化方式,再现工厂的原貌,使看似完整的厂房,呈现出支离破碎的场景。图片前放置的原工厂原料的实物,好像把另一时空的场景突然拉近了距离,呈现在观者眼前,造成一种颇具仪式感的现场,与之相呼应的是悬吊在空中的几百把陶瓷锤子,作者巧妙的将耐火材料与陶瓷关联起来,并借此延伸了其内在的联系,使看似强大坚硬的东西,变成脆弱。


▲ 张琪凯作品《为逝去的烈火送行 》(手稿)44×60cm  件,3件


学术主持黄笃向“凤凰艺术”记者介绍这件作品时说到,它的原型是邯郸的一个倒闭的耐火材料加工厂的废墟。艺术家如何将工厂转换到一个空间里面?张琪凯通过摄影,再将照片中的油桶转换成一个实物,但又不是那个实物,他烧成了一个瓷器: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对一个对象的客观性,转变为他主观的一个语言,包括悬挂的工具。他在实物模拟和对象之间建立了联系,虽然这是劳动,虽然里面没有工人,但是他折射出了今天这种产业的境遇,以及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工人之间在新技术下的境遇。而整个过程就是隐喻的、含蓄的、而不是直率的表达。”


▲ 张琪凯,《为逝去的烈火送行》局部


这种以表面物象呈现,而发掘,引申,建立其相互之间内在联系的创作方法,在张琪凯以往的作品中也同样适用;他不追求夸大作品的外在形式,而架空作品的内容;也不刻意为了强调作品内容,而忽略其外在的表现方法;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一直是他不懈追求的创作方向。他的作品中没有常见的固定符号,但他作品中所表现出的灵动、内敛、逻辑关系、深层思考却是一脉相承的。

 

张琪凯的态度使他在最新作品中保持了一贯的艺术立场,并进一步推进了他对社会问题、艺术语言、创作方法的思考。而独立思考与怀疑批判的一惯性,为张琪凯寻求不同的艺术表达注入了新鲜的、不同常规的另一种可能。


▲ 张琪凯作品《我爱你》,动物标本、铁链,高3.3m 2010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开幕式现场


学术主持黄笃说,张琪凯在对细微世界洞悉的同时,不失对宏观世界的思索。然而,从艺术表现的方法论角度看,他虽采用了现实主义的视角,却没有沿用其表现方法,而是从观念艺术的方法论入手,以对现实世界做出细致的观察、分析和表现:


“他将强权、秩序、生命置于某个微观视点,并巧妙运用个性化的视觉语言表现了物质的所指,即不是要追求那种基于现实主义的文学叙事,而是具体通过那种比较抽象化的比拟和暗喻的方式来表现和呈现艺术的内涵,并以此进一步打开艺术延展的可能性。正如艺术家张琪凯所言,艺术观念要‘以重构的模式来突破,以破坏的形式来重建,以质朴的态度来发声’。”


关于艺术家张琪凯


▲ 艺术家张琪凯近照


张琪凯是一个低调的艺术家,不善交际,喜欢自己安安静静地在工作室里做作品。黄笃作为策展人曾与他合作过三次,加上此次个展是第四次。据黄笃介绍,这是张琪凯近十年以来第一次做这么大规模的展览,也是艺术家从意大利学成归来做得最大的一次展览。


张琪凯是一位谨言多思的艺术家,他把自己积聚的能量更多倾注在了挚爱的艺术上,把时间更多地投入在思考和创作中。对于他的艺术经历和创作历程,他说过:


“我觉得可以说是我的生活,是我的生活状况和生活状态。在我记忆里面,从5、6岁我就开始喜欢这个东西,一直到现在,一步一步地在延续这种喜欢,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你的兴奋,你的感动,你的愤怒,包括你的平淡,都会融到创作当中去,已经形成自然而然的惯性,可能有时候手没有在动,但是思维和头脑一直在想这些事,你在生活中偶然遇到的一些事,对你有所触发,你会加以提炼,转化,激发你再融入到作品当中去。”


▲ 青年时代的张琪凯


1992年,25岁的张琪凯从中国美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戏剧学院教书, 这份安稳的高校教师工作完全可以让他获得一个相当不错的生活。但是张琪凯选择了放弃。他的理由非常的简单:


“因为好奇。在国内看了太多国外大师们的画册看到那么多的奇思妙想让我激动,非常想去见识一下西方的当代艺术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 张琪凯在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上学时期的照片,前排右一为张琪凯

▲ 张琪凯在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上学时的照片:左二为张琪凯,左四为已他的故导师蔡亮

▲ 张琪凯在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展上的合影,背景为张琪凯的毕业创作:左一为已故油画系蔡亮教授,左二为蔡萌,左三为油画系张自嶷教授,左六为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肖峰;右五为油画系金一德教授,右四为张琪凯,右二为油画系胡振宇教授,右一为现任院长许江


正是因为这份好奇,青年张琪凯来到了意大利。在意大利,他仿佛是来到了梦想中的乐土. 每个周末张琪凯都会去罗马的各大博物馆和艺术馆参观,最近距离地去欣赏那些距离我们遥远的人文主义者的伟大作品。没有钱买吃的经常是带一瓶水一个面包奔波一天。虽然已经时隔十多年,但是说到当时的情景,张琪凯依然心潮澎湃:


“那真的是为了艺术的浪漫情结,完全是出自对于艺术的渴望,太单纯的想法了。”


正如艺评家刘国鹏所提到的,简尼思·库耐利斯(Jannis Kounellis)、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乔凡尼·安塞尔莫(Giovanni Anselmo)这些意大利贫穷艺术的天才大师们,他们让物象自身谱写诗歌,而选择让自我隐退。不过,与同侪相比,老库的视域最为宽广,这位出生于柏拉图《理想国》背景城市的希腊人,在他的第二祖国意大利,直接间接地哺育了后续如达明·赫斯特、卡特兰、陈箴这样的世界级艺术家,甚至包括像张琪凯这样的后起之秀。


艺术家张琪凯


这么多年过去了,张琪凯还是跟从前一样单纯于艺术。在此次个展开幕后的晚宴上,他端起酒杯说:“我不擅长社交,敬酒这些都不太会,但我可以学习。我看其他艺术家怎么做,我就跟着学,所以我来给大家敬酒。”


然而,正是对于艺术的执着与专注,他的作品,充满启发性,能制造饱含哲学张力的意境,对生命及存在的深层意义进行思索,通过具有文化象征意义、或重新创造的自然物质表现它们的形态。


张琪凯在作品中不仅重新界定了物质的属性,而且重新赋予了与物质相关的人类学属性——通过对物质形态改变或组合以激发或唤起与之相关的人的要素——情感、激情、记忆、欲望、政治、历史、权利、自由、想象和解读,并赋予了它们的隐喻含义和象征意义。艺术家从观念和形式上提炼和凝缩了对冲突、霸权、暴力的视觉表现,并从不同角度将表现对象置于具体的社会或文化的视点中,从而使作品更具针对性和批判性。


展览信息


▲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展览海报


“处境—张琪凯新作展”

 

艺术家:张琪凯

策展人:张子康

学术主持:黄笃

展期:2017.08.19 - 2017.09.08

主办:白盒子艺术馆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97路B07


(凤凰艺术 北京报道  撰文/LUX 责编/LUX


红色预警,高能来袭!

“凤凰艺术”的有盐君又来搞事情啦!

这是一个不无聊的群,

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这么好的新展览 不点图去看看?





 ▲ “移动靶——新算法下的实体、叙事与秩序生产”

▲ “王冬龄:竹径”

▲ “王璜生:边界/空间”

▲ “范沧桑 | 蒋志个展”(下)”



点击长按图片保存,识别二维码,关注“凤凰艺术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首页 - 凤凰艺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