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强势文化秘笈揭秘

摘要: “天机不可泄”,其实怕的并不是天机的泄露,而是泄露天机对有私心的常人会产生灾难

11-13 19:09 首页 智慧天道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得道的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


  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 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 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这是《天道》中丁元英关于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定义。《天道》中的文化属性提法很有新意,值得讨论。

  “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从骨子里就是弱势文化属性,怎么可能去承载强势文化的政治、经济。


  衡量一种文化属性不是看他的积淀的时间长短而是看他与客观规律的距离。五千年的文化是光辉,是灿烂。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传统和习俗得过过客观规律的筛子。”


  “中国得传统文化是皇恩浩荡的文化,他的实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得文化上,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太可怕了!”


  丁元英这两段话是有所指的,是将中国传统文化定位在弱势文化上,“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得道的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一句话,弱势文化就是“等、靠、要”,就是“破格获取”。


  那么到底什么是强势文化呢?这个“强”在《天道》中并没有应在社会上认同的强势人物上,如林雨峰、王明阳和韩楚风,而是应在了丁元英、芮小丹,以及欧阳雪身上。这个“强”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强”,而是有另一层意思。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容不得你思议,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


  这是丁元英对强势文化的定义。那么什么样的规律是事物规律呢?如何认识事物规律呢?怎样按事物规律办事呢?


  按照丁元英的逻辑,回答了以上几个问题,就可以是强势文化。但一句“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又将强势文化变得神秘起来了。


  要揭秘强势文化,让我们先看看和强势文化相关的三个词“神”、“道”、“如来”。这三个词所指的都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存在。但这个高,并不需要用身体到达,而是用思想到达。


  古代的圣人,如老子、孔子、释迦摩尼,都是和我们一样有肉身的,但并不妨碍他们获得强势文化。


  所谓的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差别其实就在于看世界的角度不一样。弱势文化是在人间看神间,强势文化是在神间看人间。


  人间的人看天上的神,自然只有跪拜的份,就只能等待神的施舍,这就是弱势。但如果人间的人站到神的位置看人间,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坐过飞机的人有从天上看地面,看地上的人类的经验。从高楼上的窗户看楼下地面上的人,我们的心里有什么感受?


  站在地面上看地面上的人和事,和站在天上看地面上的人和事,视角不同,结论也就不同。这就是弱势文化和强势文化的差别所在。


  “这世上原来就没有什么神话。所谓的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应该是“从天上看到的平常事”而已。它的平常,就是事物规律。


  芮小丹、欧阳雪和丁元英分别代表三种强势文化的形式。
  芮小丹不从天上看地上,但她也不从地上看地上的人和事,她是按自己的心在做事,一颗不被尘世蒙蔽的心,就会指引人按事物规律去做事。孔子七十岁才能从心所欲不逾矩,芮小丹这样的人,实在难得。


  欧阳雪从地上看地上的人和事,但她知道自己的本分和能力所在,没有非分之想,而对自己的责任却从不逃避。这也是按事物规律办事。人贵有自知之明,也是难得之人。


  丁元英是从天上看人间,按事物规律办事,但就势安排了自己的动作,就像有舵的船,虽然顺流而下,却有了自己的方向,在常人看来,就有了神的感觉。


  他这样做,如果为自己,就是“破格获取”,如果为大众苍生就是“强势文化”。“天道”是不能私用的,私用是要被天谴的。丁元英私募基金的结局,就是一个例子。


  格律诗公司如果丁元英有一丝一毫的利益,对于林雨峰和刘冰的死,他都不能心安理得,只有纯粹的“扶贫”可以让他心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道德经》


  天道里不能夹杂私心,不能对自己有任何偏心,只要有偏心,就不是天道,就是“破格获取”。


  在人间看人间,一切都可以,在天上看人间,就要有“天”的自觉,否则就撑不起这一片天。


  芮小丹的天是她自己,欧阳雪的天是格律诗,丁元英的天是“扶贫”神话的所有。


  但这里面都没有他们自己,“我不是我”,每个人都必须在自己的那片天里保持公平(不仁),这就是《大学》里所指的“正心”。


  所有事物都有它自己的规律,唯有“不仁”,才能让它按事物规律发展,所谓的秘笈,如此而已。


  “天机不可泄”,其实怕的并不是天机的泄露,而是泄露天机对有私心的常人会产生灾难,刘冰就是一个例子。


  这种私心不但破坏了天道的运行,还会对整个事物规律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


  “灵魂归宿感, 这是人性本能的需要,是人性你帮他找块干净的地方归宿灵魂。


  《天道》”林雨峰、王明阳平常都以为自己是强者,是天,但有自己的私心,所以就不是真正的强势文化,是“破格获取”,他们在死前明白了自己的位置,灵魂才真正找到了干净的地方,死也就义无反顾了。


  中国传统文化里并非没有强势文化,而是因为强势文化不以常人的角度思考,对常人有不同的要求。
  “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


  《孟子》”天道,或者强势文化,需要由“士”来推行,“士”就是有使命的那些人。


  “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丁元英给王庙村村民的,就是一份恒产。因为这份恒产,他们的文化因此而不同。


首页 - 智慧天道 的更多文章: